体育平台网站-与俄军交战,俩美籍雇佣兵被俘,救还是不救,考验拜登的时候到了

体育平台网站-与俄军交战,俩美籍雇佣兵被俘,救还是不救,考验拜登的时候到了

2022年6月17日 作者 admin

体育平台网站-与俄军交战,俩美籍雇佣兵被俘,救还是不救,考验拜登的时候到了

就在俄乌冲突进入俄方所说的第三阶段行动“最关键时刻”,一件让美国拜登政府头痛的事情发生了——两名前美军大兵被俄罗斯方面俘虏了。

被俘美国退役军人雇佣兵Alexander Drueke(左)和Andy Huynh

据外媒消息,这两名美国退伍军人以雇佣兵身份到乌克兰参战,于6月9日随乌军在哈尔科夫市外围的一个村庄执行任务, 并在激战后被俄军俘虏。据悉,该村庄离俄乌边境仅有5英里的距离。当时,该任务小队获得错误情报,以为村庄是安全的,直到他们抵达现场,才发现俄军正在对村庄发起进攻。与这两名美国大兵同在现场的一名同为美籍的“战友”称,俄军有100名士兵,2辆T-72坦克以及数辆BMP-3装甲车,而当时乌军的任务小队仅有10名士兵。这名士兵称,在发现俄军部队后,他们小队立刻在路上布下反坦克地雷,随后找地方隐藏了起来,等待俄军坦克驶过地雷。然而,这两名美国退役军人发现一辆BMP-3战车正朝小队藏身之处驶来,便率先开火,用RPG-7肩扛式火箭筒将其打爆。但爆炸也使俄军发现了小队的位置,一辆T-72坦克立刻向两名大兵所在方向开火。这名士兵认为,两名大兵应该没有击中,但炮弹爆破的冲击波大概率将他俩震晕了。随后,那辆T-72坦克驶过了反坦克地雷,受到一定程度损毁。在双方激烈交战后,两名美国大兵没有回到约定好的碰头点。

6月14日,俄乌交战村庄路上可见一辆被炸毁的坦克

在战斗结束后,乌军立刻出动无人机和地面搜救队伍到该村庄进行搜索,但并未发现两名美籍雇佣兵的尸体。当晚,乌军获悉,俄军在其Telegram群组中发布了一条消息,称“Z小队在过去两天于哈尔科夫取得不错成绩。我们已俘虏10—20名乌军士兵,今天更是俘虏了2名美籍雇佣兵。”

这两名美国大兵的美籍“战友”称,这条消息基本证实了Alexander Drueke和Andy Huynh已经被俘,因为他们那个小队是当地唯一由美国人构成的小队。他称将消息透露给媒体的目的,是让公众知道现在有美国人在俄军手上,并希望俄军高层知晓他们并非雇佣兵或民间武装分子,他们是受命于乌军的“志愿者”。他认为,“越多人知道这一事实,他们被悄悄处决的概率就越小”。

上周,三名外籍雇佣兵被“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”最高法院判处死刑

两名美国人被俄军俘虏的消息一出,迅速震动美国舆论。这是自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以来,首次有美籍士兵被俘。尤其让美国担心的是,两名于4月被俘的英籍雇佣兵艾登·埃斯林和肖恩·平纳,上周刚被所谓“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”最高法院判处死刑。美媒强调,除了被俘两人的家属之外,无论是白宫还是美国民众,都害怕会传来“美国雇佣兵被判死刑”的消息。

更要命的是,这两名美国大兵此时被俘在外交层面非常敏感。当前,正值北顿涅茨克争夺战的最关键时刻,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对局势造成影响。美国认为,俄方或利用这两名士兵的美籍身份“做文章”,将其作为美国直接参与俄乌冲突的证据。美方还担忧,作为这两名美国人获释的条件,俄罗斯方面可能会“漫天要价”,要求美国在外交层面作出较大让步。无论如何,就这件事而言,主动权掌握在莫斯科手中。

美国防部发言人约翰·柯比

如今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星期,美国五角大楼终于对此作出回应。美国防部发言人柯比15日表示:“我们知道有报道称两名美国人疑似在乌被俘,我们还无法独立证实这个消息的真实性。我们正在密切关注事态,并与乌方保持交流。”他再次强调,不建议美国人前往乌克兰。此后,五角大楼在向媒体发出的邮件中表示,出于隐私考虑,对这个问题将不予置评。

两名美国大兵被俘,将近来在西方舆论逐渐冷下去的俄乌话题再次炒热。然而,此次事件也让美国在援乌和对俄制裁的问题上陷入两难——“加大力度”必将激怒俄方,如果两名士兵遭遇不测,拜登政府肯定会成为美国民众非难的对象;而“放软态度”,则会让美国在其欧洲盟友面前显得像“伪君子”,同样会令美国民众对其“软弱”感到不满。现在这个状况对拜登政府来说,确实非常棘手。这才是从五角大楼到美国国务院再到白宫,都不愿对此事多谈的主要原因。美国舆论认为,在中期选举将于11月举行的大背景下,考验拜登和民主党政府的时候到了。